阿卡林

巴米利恩野闻录(四)

杨性转,ooc天雷慎入。文笔生疏,啰嗦混乱,请见谅。

莱皇依旧没出场,所以还是不要标莱杨了……

——说出来大家可能不信,最初我想写的真的只有下一章会写到的,应该不超过3000字的莱杨小段子。

从二到四,都只是毫无意义但莫名其妙的不写好像不能说服自己的废话……

总之,毫无实质内容的,本人又水了一章……

——————————

当舱门打开,杨威利的身影出现在通道的那一侧时,前来迎接的帝国士兵们都忍不住伸长脖子望过去。

——这就是那位接连打败数位帝国名将,甚至差点让罗严克拉姆公爵也尝到败北滋味的同盟名将杨威……等等,他怎么还没有出来?

 

他们的视线自动掠过了正从通道中走来的黑发女性。

在玛琳道夫伯爵小姐以首席秘书官的身份登上伯伦希尔之前,帝国的军舰上从来没有搭载过女性——但同盟军舰上一直都有女兵,甚至女军官这件事,他们还是知道的。

“她大概是杨的副官吧。”“总之这不重要啦,杨威利究竟是哪一个?”不少人就这么把真相一笔带过,也有人深度发散了一下,“觐见公爵时居然还带着美女!同盟名将真是一如传闻作风糜烂不知羞耻啊!”

……没有人意识到她的真实身份。

 

她也仿佛事不关己一般,在帝国军焦急的低声议论和等待中,心安理得的穿过通行道,向伯伦希尔走去——边走还边观赏着伯伦希尔的内部装饰,并为这艘军舰机能和艺术性的绝妙调和感而率直的流露出了赞叹的神色。

是个充满知性,但在某些方面欠缺必要的敏锐和圆滑,故而看上去有些不在状况的女性。

比起同盟军人,更像个因迷路而意外混进来的年轻女学者。

 

为什么这种人会出现在本该杨威利元帅出现的场合?

因摸不透同盟方此举究竟是何用意而一时没做出应对的,奉命前来迎接魔术师的帝国提督奈特哈尔·缪拉,在疑惑中忽然想到了些什么。

 

——和同盟方接洽时,在商讨好会面的具体时间、地点和方式后,全息影像里同盟方那位思维敏锐、口舌也相当便给的,一看就是能干的事务型官僚的接洽官,貌似不经意的补充,“对了,虽然不是什么大事,但还是提醒一下吧——杨提督可能和你们想的不太一样,希望到时候你们不会太惊讶。”

帝国方当然要追问他为什么会这么说。

“不知贵国有没有这种宣传官员——为了达到最好的宣传效果,不惜对事实进行过度修饰?”对方以问代答。

帝国方瞬间心领神会,感慨万千,“啊……偶尔也确实会有这种事啊。”

“……虽然不是己方该说的话,”锐利精干的中年男人推了推眼镜,微笑道,“但杨提督的官方形象,可是被修饰到连他本人都感到困扰的地步呢。希望没给你们造成什么误解才好。”

 

在这个自拍器不自带修图功能根本就卖不出去的时代,宣传照被过度美化也是值得特意提醒的事吗?

这种异常引起了他们的参谋长的注意,“这是心理铺垫——同盟军送来的很可能不是杨威利本人,请您……”

却被罗严克拉姆公爵斥退,“够了!只要他晚一步停火,你我还能在此讨论他的诡计吗?唾手可得的胜利都放弃了,他没必要在这种事上耍花招。”

 

缪拉和公爵意见一致——如果杨的目标是公爵的性命,他早就可以得到。他确实没必要在会面这种事上耍什么花招。

同盟军之所以特地提醒,应该真的只是因为杨威利本人和照片相去甚远吧。

相去……甚远。

缪拉忽然有了一种荒谬,却又如醍醐灌顶般的预感。

 

——那位女军官已经快要穿过通道了,而传说中的杨威利依旧没有现身。

该不会……

缪拉震惊的、飞快的、仔细的看向了了她——

身高以女性而言相当高挑,也许有175cm甚至更高。和官方数据出入不大。

身材——缪拉赶紧把目光移开——也相当傲人,绝对不会被误认作男性。

年龄大约二十七八——或者更年轻些?但东方血统的人,据说看上去普遍比实际年龄要小一些。

模样……缪拉忽然觉得自己可能有些脸盲。这位有一双温柔的黑色眼眸的美丽女性和情报里那位黑发黑眼的同盟名将,似乎真的非常、非常像。像到不预设性别的话,他也许会自动把那些微的、因性别不同而造成的印象差异归类到修图误差中去。

但缪拉并不确定这种像究竟是外貌像还是神似,毕竟他从来没见过杨威利本人。情报部门或许收集了不少杨威利的影像资料,但是这些信息浓度极低的原始情报是不可能送到他这种级别的军官手中的——敢把“杨威利和同盟议长握手.mkv”直接上呈的勇士,在帝国情报部门里根本就活不下去。他得到的关于杨威利的情报都高度精炼浓缩,通常只关乎军情和战术习性。涉及杨威利个人信息的情报,基本没超过履历表能涵盖的范围。

换言之,缪拉对杨威利外貌的全部印象,都建立在履历表附带的时效性堪忧的两寸半身照上,并且——他还没怎么细看过。

就先碰上了这种难度的判断题。

缪拉:……奥丁大神呐,您在开什么玩笑啊!

 

缪拉紧盯着那位毫无会惊吓到别人的自觉的、从容又心不在焉的向他走来的美丽女士。

……至少她那步入敌舰如漫步在博物馆中的态度,确实像战无不胜的名将一般高山仰止、傲视群雄。

缪拉发现她每前进一步,自己心中的天平就更向“她真的是杨威利”倾斜一分。

——毕竟除非同盟军要在这种场合故意整人,不然她也只能是杨威利本人了!

 

最后他如放弃一般想——啊,说起来同盟似乎曾颁布法令,允许公民依据自我性别认同来决定证件上的性别标记?为此他们还在海鹫俱乐部里取笑过。

对这些自由意识过头的同盟人来说,是男人还是女人也许确实“不是什么大事”吧!毕竟根据那条法令,男女洗手间他们都能看心情随便进。

——同盟人宣称的性别,怎么能当成真实性别来对待呢!

 

……他们被同盟的接洽官耍了。那个看面容就能判断性格恶劣的中年人,说不定是故意要看他们的笑话。

缪拉懊恼的想。但奇异的,他反而因此平静下来。

并且几乎笑出声来——他对杨的武勋充满敬意,但谁规定立下这些武勋的人必须是男性呢?杨威利是男性、女性还是……自我认知是男性的女性(杨:……),又有什么区别呢?

他的智慧不会因性别而有丝毫折损,他依旧是未尝败绩的魔术师。

 

这时,那位目光温柔的黑发女士终于注意到了他,并很快判断出他就是此次的接引官。于是她停步在他的面前,有些困扰的、不知该如何解释的挠了挠头发。

缪拉终于注意到了她的领章——跟帝国不同,同盟军服并没有用华丽醒目的银色纹饰强调军阶,用来区分军阶的是别在领口上的领章——一星一线,确实是同盟元帅的领章没错。

他立刻端正的向她行礼,“下官是莱特哈尔·缪拉。请问您是……”

“杨威利。”她说,“出于某些缘由,也许和贵方的情报有所出入——但确实是本人没错。”

砂色的眼瞳里闪过复杂的微笑——预感居然成真了啊,回头一定要狠狠嘲讽一番无用的情报部门。

然而正如罗严克拉姆公爵所说,对方没必要在这种事上耍花招。

缪拉再度行礼,“——得以一见同盟军最高的智将杨元帅阁下,实乃下官之荣幸。”

这位美丽的女士终于稍稍流露出些惊讶,她随即便放松下来,微笑着回礼,“哪里……彼此彼此。”

 

杨威利女士没什么“自己是女性”的自觉,缪拉便也尽量抛开自己的成见,只将她看作不论军阶还是战绩都远在自己之上、令人敬佩的敌将——不得不说,杨威利是女性,反而比是男性更令人紧张一些。何况她看上去太年轻、太温和了。若她是位教导主任式的年长女性,或许他还能稍放松些。

所幸路途并不算远,他们很快便来到罗严克拉姆公爵的房间前。

看到奇斯里对着他身边的黑发女性露出惊讶无措的表情时,缪拉忽然觉得自己这一路艰辛非常值得——只要想到罗严克拉姆公爵见到杨威利女士会有什么反应,缪拉就恨不能立刻开通讯和同僚们交流一番心得。不,同僚们的脸色应当也很值得观赏吧。

 

奇斯里很快便镇定下来,默默的敬礼之后,他打开门请客人进去。

于是,把脱下的黑色扁帽拿在一只手上的杨威利,便和莱因哈特·冯·罗严克拉姆直接面对面相会了,这也是这两个宿敌一生中的头一次会晤。

——《银河英雄传说·风云篇》


评论(23)

热度(218)